您的位置:曾氏贵宾会 > 今日衡实 > 征文专栏

【谈谈我的班主任】爱,从来不会缺席

[编辑:39班程梓涵 转贴自:曾氏贵宾会 点击数:24 更新时间:2020-03-17 ]

爱,从来不会缺席,它只是以一种特殊的方式悄悄陪伴着大家。——题记他是风,跟随着大家走了八万里,迎面吹绿了新芽;他是阳光,照亮了大家难忘的时光,像极了星空下的万家灯火;他是最好的过客,陪大家走过了艰难的时光,捎来了春花与希翼。
嘿,你的记忆中咱们老班是什么样子的?朋友在宿舍里好奇地问我。

记忆中的老班……

初识篇记忆中初识的老班,是个时常严厉高冷,却又时而温暖可爱的人。

记得那个2019年的盛夏,我迎来了分班。在那个夏天里,我曾无数次幻想着自己八年级时的班主任,或是年级里那个潇洒干练魅力四射的女老师,或是那个甜美可爱又善解人意的小姐姐,或许是个诙谐幽默的帅哥,又或许是个阳光开朗的暖男。然而事实,正应了墨菲定律——往往你越担心的事情,发生的几率越大。我盼到的分班结果——一个看起来不苟言笑的年级主任。

还记得初次班会上,老班在讲台上左手扶着桌边,右手夹着粉笔左右挥舞,眼里充满期许,带着一种唯我独尊的霸气,锐利地说:大家要创造前所未有的唯一!我在下面似懂非懂地听着,点着头。一时间对老班的敬畏油然而生,老班在我心中树立起了一个常识渊博、严厉又高冷的形象。大概那时,两颗心之间还夹着一丝陌生,并不了解。

但慢慢相处下来,我渐渐发现了老班的另一面,那是温暖可爱的一面。有一天下课后,老班站在讲台上一直静静地望着大家,突然痴痴的笑了,眼底盈满了对大家的关爱和期许,阳光照在他的头发上,暖融融的。我抬头瞥到这一幕,心里也暖融融的。霎时间,仿佛一切凝固,阳光明媚,岁月静好。

忽然发现,有时候爱可能就在某一个瞬间,在某一个眼神里。

考试篇

记忆中考试前的老班,总会有佯装愤怒的焦虑。

每次挨完训的课后,我都会独自在座位上,看着窗外的暖阳发呆,为什么别人家的班主任都是暖阳,大家老班却像寒冰呢?我不明白,不明白为什么考前要把宝贵的复习时间换为训斥。后来无意间的一节课上,听其他老师说了几句才明白你们老班那几天为你们的状态非常着急……”

那一刻,我怔住了。我想起了老班眼底的失望,内心好像五味杂瓶被打翻了,波涛汹涌。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老班对大家的训斥,其实是以特殊形式呈现的关心,也没有想到过这冷面训斥背后的别样温情。或许天下的老班都一样,有操不完的心和说不出口的爱,只是在背后默默的,却更深沉……

班会篇

记忆中开班会的老班,总是有说不完的话,有永远也开不完的班会。

印象里每次老班开班会,总会有一句同学们,我再讲三分钟。然后讲了十分钟……他不好意思地笑笑说:我总想给你们多讲一些,他说想把所有知道的东西都告诉大家,告诉大家这社会的残酷与世界的缤纷,告诉大家万物苟且而活,无人为你背负更多……

那一刻,我又怔住了,想起了许多个周日的夜晚,碎星洒满了夜幕,灯火通明的教室里老班滔滔不绝地讲述着他的经历,他的感悟,讲台下的53个面庞仰首静听。似乎理解了他拖堂的苦衷,理解了那细微中不易察觉的爱……

喂,你发什么呆呀?朋友摇了摇对着窗外痴痴笑着的我。我回过神来,顿了顿说其实,老班挺好的,像一缕暖阳。

我在静谧的夜下读他,如读满怀憧憬与希翼的月,将朦胧的夜色散去,沧桑抹去了他青春的容颜,刻下纵横交错的山川。我该怎样感谢他,当我走向他的时候,我原想寻觅星辰点滴,他却给了我银河闪烁。
记忆中老班的爱,如煦日的一缕暖阳,若隐若现,似有似无,被大家质疑它的存在。但其实无论怎样,它在,它一直都在。在那不经意的笑容里,在那佯装愤怒的焦虑里,在那永远也讲不完的班会里,在老班心里,更在大家心底,它只是换了一种令人不易察觉的形式悄悄陪伴着大家。

生活的林林总总,平常日子的笑与泪,柴米油盐的拘囿与爱,这些在大家生活中理所当然的事情,当大家带着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去看时,都会发现耐人寻味的爱与幸福。山坡上开满了鲜花,但在牛羊眼里它只是草料,生具慧眼,切莫辜负。爱从来不会缺席,它只是以一种特殊的方式悄悄陪伴着大家。

团委书记兼八年级B部年级主任、39班班主任刘景明

网友评论
发表评论
名字  
内容  
验证码  
看不清?点击更换
 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